<p id="d156m"><em id="d156m"></em></p><input id="d156m"></input>

<i id="d156m"></i>

      <track id="d156m"></track>
      1. 釵頭鳳背景


        歷史背景  陸游的原配夫人是同郡唐姓士族的一個大家閨秀唐氏(有人說唐氏即陸游的表妹唐琬)。結婚以后,他們“伉儷相得”,“琴瑟甚和”,是一對情投意和的恩愛夫妻。不料,作為婚姻包辦人之一的陸母卻對兒媳產生了厭惡感,逼迫陸游休棄唐氏。   在陸游百般勸諫、哀求而無效的情況下,二人終于被迫分離,唐氏改嫁“同郡宗子”趙士程,彼此之間也就音訊全無了。幾年以后的一個春日,陸游在家鄉山陰(今浙江省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唐氏安排酒肴,聊表對陸游的撫慰之情。陸游見人感事,心中感觸很深,遂乘醉吟賦這首詞,信筆題于園壁之上。 相關考證  千百年來,前哲時賢多認為陸游和他的原配夫人唐氏是姑表關系,其實事實并非如此。最早記述《釵頭鳳》詞這件事的是南宋陳鵠的《耆舊續聞》,之后,有劉克莊的《后村話》,但陳、劉二氏在其著錄中均未言及陸、唐是姑表關系。直到宋元之際的周密才在其《齊東野語》中說:“陸務觀初娶唐氏,閎之女也,于其母為姑侄。”從這以后“姑表說”遂被視為“恒言”。其實綜考有關歷史文獻和資料,陸游的外家乃江陵唐氏,其曾外祖父是歷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的北宋名臣唐介,唐介諸孫男皆以下半從“心”之字命名,即懋、愿、恕、意、愚、讕,并沒有以“門”之字命名的唐閎其人,也就是說,在陸游的舅父輩中并無唐閎其人(據陸游《渭南文集·跋唐修撰手簡》、《宋史·唐介傳》、王珪《華陽集·唐質肅公介墓志銘》考定);而陸游原配夫人的母家乃山陰唐氏,其父唐閎是宣和年間有政績政聲的鴻臚少卿唐翊之子,唐閎之昆仲亦皆以“門”字框字命名,即閌、閱(據《嘉泰會稽志》、《寶慶續會稽志》、阮元《兩浙金石錄·宋紹興府進士題名碑》考定)。由此可知,陸游和他的原配夫人唐氏根本不存在什么姑表關系。這樣,周密的“姑表說”就毫無來由了。但這也并不完全就是出于他的杜撰。劉克莊在其《后村詩話》中雖然未曾言及陸、唐是姑表關系,但卻說過這樣的話:“某氏改適某官,與陸氏有中外。”某氏,即指唐氏;某官,即指“同郡宗子”趙士程。劉克莊這兩句話的意思是說:唐氏改嫁給趙士程,趙士程與陸氏有婚姻關系。事實正是如此,陸游的姨母瀛國夫人唐氏乃吳越王錢俶的后人錢忱的嫡妻、宋仁宗第十女秦魯國大長公主的兒媳,而陸游原配夫人唐氏的后夫趙士程乃秦魯國大長公主的侄孫,亦即陸游的姨父錢忱的表侄行,恰與陸游為同一輩人(陸游《渭南文集·跋唐昭宗賜錢武肅王鐵券文》,王明清《揮后錄》及《宋史·宗室世系、宗室列傳、公主列傳》等考定)。作為劉克莊的晚輩詞人的周密很可能看到過劉克莊的記述或聽到過這樣的傳聞,但他錯會了劉克莊的意思,以致造成了千古訛傳。

        陸游的其它詩歌